周易是谁注释,占卜用什么龟壳

Q1::占卜用什么龟壳

外观:不能太大拿在手里这合适就好

Q2::小女生的空气刘海怎么弄,会的说一下

这就要看脸型了,长脸就适合八字刘海,韩系侧尾,或者空气都可以
圆脸就适合偏分

Q3::璟瑞是什么寓意?男孩取名为璟瑞好吗?

不错,很好

Q4::八字无财难道就没有财运吗

八字中无财就没有财运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一定。
有的人八字格局组合不需要财星,如果八字里有财或岁运出现财星,反而穷苦潦倒。 就象有人问“我八字里金木水火土中缺哪样?是不是缺少的那一样就需要补”一样,回答也是不一定。
是的,中国八字命理的基本原则是抑强补弱、维持五行平衡,但是也要考虑到喜忌、组合和气势等情况。我们学懂了驾车理论知识,不等于就掌握了实际操作技巧。
比如八字里克制我的官杀星过强,而日主偏弱,有财星生官杀会极为不利,八字里缺财星反而为吉。如财星是土,那么官杀星就应该是金,土生金,好比土是金的源头,没有了土,克“我”的官杀就没后援,力量就不会太大,后劲就不足。
八字无财,身强又不从强,而有食伤星的,一生不会缺少钱花,靠专长挣钱。食伤星是生财星的,食伤星犹如财的源头,既然有源头,则不要愁没钱的来源。
八字无财,官杀旺克身者,行运遇见印比帮身之时,富贵齐来。官旺克身必身弱,喜印通关,印将克制“我”的力量转化为生“我”的力量,这叫化杀为权,所以贵;这个时候忌讳有财星克印星,八字和岁运无财为吉,当应验财星方面的好事,自然是也可以富。
八字无财,日元旺极,构成从强格了,顺其气势反喜比劫和印星,而忌讳八字和岁运出现克制“我”的官杀,这叫冒犯旺神必遭来灾祸。由于财是生官杀的,相当于官杀的同谋者,一旦岁运出现财星旺地,它就有支持官杀星来冒犯旺神之意,当然也就“同罪”。财星这个时候是起坏作用了,必然应验破财之类倒霉事。没有财星反吉,当应验财方面好事,会有财运的。
如男命:庚戌、庚辰、庚申、乙酉,三会金局,乙庚合化金,构成了金的从强格,八字喜土、金两种五行,忌讳木、火,也忌水生木。这个格局好就好在乙木被合化为金了,中年时期又有两步金旺的大运,必主发财。命主青少年时行火旺大运,家穷;到未运甲申、乙酉这两年金旺,白手起家创下几百万家产,开始了他的富裕之路。他八字不见偏财将应偏财方面吉,所以会意外发横财,而其前些年老老实实做事反而无钱(八字中毕竟见正财不利)。 八字中毫无财星,哪种情况下是无财运的?
身旺用官杀,八字和岁运都不见财星,一生清苦无财运。八字里用神为官杀,肯定喜财星生助之,不见财生之则应验财运方面不吉。
八字里身旺,有食伤星克制官杀,不见财星救应通关,无财运。身旺,官杀和食伤星都是喜神,喜神之间交战,犹如两个对我有利的力量相互混战,互相消耗力量,会对命主不但无益,而且有害。这种情况下,有财星化食伤之力生官杀,叫通关,肯定起着关键性好作用。如八字里和岁运都不见这个通关的财星,就无法化解这个矛盾,自然是事业不顺,难有财运了。
从强格的八字,八字和岁运出现财星,主财运不好。 延伸测算:八字看你这一生会有多少财富 虎虎生风2010财运流年命书

Q5::哪个版本易经注解最好

我认为还是看原版的比较好,毕竟后人注释的有偏差
个人认为 古籍出版社 的还可以不知现在还能不能买到

Q6::周易是谁写的,根据什么写的

《周易》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哲学著作,在我国古代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不仅对先秦诸子百家产生过巨大影响,而且在整个封建社会里,凡是有成就的学者,无不研究过它并得它的启示。然而,《周易》这部煌煌巨著的作者是谁呢?这是数千年来人们争论不休的谜题。 《周易》三圣说的人认为,《周易》中《易经》与《经传》两部乃是伏羲、文王、周公(或孔子)三人合著。 以伏羲作《易经》本身为证,其《系辞下》自称庖牲氏王天下,仰观俯家,始作八卦。《史记一·太史公自序》也说:伏羲纯厚,作易八卦”。在《曰者列传》中则进一阐明;“伏羲作八卦,周文王演三百十四爻而治天下”。《周本纪》则记载:“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前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 《孔子世家》却抬出孔圣人说:“孔子晚而喜易,序彖,象,说卦,文言”。《仲尼弟子列传》则进一步佐证曰:“孔子传易于瞿”。 继承和拓展这一说法的是马融和陆续,他们认为文王作卦辞,周公作爻辞,孔子作十翼,这是定论。只是他们把传说中的伏羲剔除了。与其稍有不同的是朱熹,他认为《易经》里面有伏羲的易,有文王的易,有孔子的易,在读易的时候,必须把这三个人的易区别对待,不能混为一谈。 孔说与非孔说。持这一说法的人,长期以来,围绕着《周易》究竟是孔说还是非孔说这一问题争论时间最长且十分激烈。一派认定,一部《周易》非孔子他人莫属;另一派则断言:《周易》与孔子毫不相干。 这种争论起源于汉代。根据《周礼》记载,周初,《易经》有三种本子,一名曰《连山》,二名称《归藏》,三名为《周易》。前两种在汉代已经失传,只有《周易》在民间流传。汉武帝时,政府曾设置以调易》为首的五经学馆,一些“五经”博士用当时通行的隶书重新整理撰写经书,使得新版《周易》在社会上广为传播。这在当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背景下,孔门传人认定《易经》为孔圣人所著是有其特定历史条件的。所以,都在此书中冠以“子曰”字样。这一派即是后人所称的“今文学家”。 但是,以先秦时代留下的篆书书写的经本为正宗经典的“古文学家”,他们则认为,《易经》居首的五经皆周旧典,一是先王留传下来的典章制度的汇编,孔子未出,何以作经?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撰写《易意子问》,文中说。,《易经》中的《文言》、《系辞》《杂卦》等篇与孔子根本毫无关系。清代学者龚自珍则进一步论说:“仲尼未生,先有六经,仲尼既生,自明不作”。 近代以来,这种争论愈演愈烈。坚持孔说“今文学家”观点的学者皮锡瑞认定:“一当知经为孔子所定,孔子以前不得有经;二当知汉初会古未远,以为孔子作经说必有据”。康有为更是一锤定音:“凡‘六经’皆孔子所作,昔人言孔子删述者,误也”。康圣人连孔子是《周易》的合著都概不承认。 持非孔说的古文学家也不甘示弱,以钱玄同为旗帜,奋起反击,他精心考据,层层批驳,结论说:“孔丘无删或制作‘六经’之事。”针锋相对没有丝毫调和的余地。 郭沫若先生在这场争论中,独树一帜。他认为,孔子不但不是《周易》的作者,而且连读也没有读过《周易》。他说,《论语》中关于孔子“五十以学易”的话,鲁语“易”字也作“亦”,不足为信;而《周易》中多次出现的“子曰”非孔子而为荀子。由此郭先生推断《周易》大多出于荀子门人之手,并认为《周易》可能是战国前楚人馯臂弓汇编成册的。 此外,还有些学者根据《周易》的思想观念来争论《周易》作者。冯友兰先生著文说,《周易》与《论语》的哲学观点截然不同,从而否定《周易》为孔子所作。苏渊雷教授则认为,冯先生的论说,就事论事,综观两部著作就不难看出《周易》与《论语》的思想如出一辙,因此很难说孔说派的论点没有道理,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中就记载了孔子与弟子研讨易经的情况。 非孔说的学者仍不同意孔说学者的意见。黄永年先生认为《周易》属既非文又非史也非哲的一类杂著,其作者诚如顾颉刚先生所说:“著作人无考,当出于那时掌卜筮的官”。他还说,“十翼讲点哲理,可算哲,上下经则本是蓍占用的卦辞、爻辞,严格地讲已涉及民俗学而并非全是哲,当然更不能算文史”。结论是《周易》非一人之作。李镜池同意这一观点,他说:“《易经》卦,爻辞是编纂而成的”,“可能是周王室的一位太卜与筮人”。《易经》的作者“不是一个人,姓名不可考”。宫哲兵的观点与上述看法基本相同,他用逻辑研究的方法,从其传授路线和发展过程分析,认为《周易》是以邹鲁文化和荆楚文化为背景,同时承受三晋与燕齐文化的乳汁,是晚周各思想的汇流与结晶。